行业增长触及天花板 房企能否靠“第二曲线”突出重围?

财经要闻 阅读(794)
?

房地产业告别了“黄金时代”,监管和出售房屋的困难,以及未来的焦虑和不安困扰着每个家庭企业。

目前,房屋公司正在寻找与以往不同的“第二增长曲线”。过去,房屋公司的跨行业发展就像“副业,复制副本”,但是现在房屋公司正在寻找一个可以与主业保持同步的行业,因为房地产的增长行业已经开始触顶。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住房选择领域没有法律可循。碧桂园是一个机器人,恒大和万科是该市的支持运营商。他们都在寻找一个规模也超过10万亿元人民币的行业,但目前的前景尚不清楚。这注定是一条充满荆棘的路,而房屋企业是一个孤独的行人。

派别差异

在选择多元化的房地产领域时,根据与主要业务的相关程度,可以将其大致分为两个阵营。

万科,华润和龙湖可以视为同一阵营。他们的多元化领域主要是房地产的扩展,例如长期租赁公寓和商业房地产。碧桂园和恒大地产代表的另一个阵营是一个巨大的机器人。汽车等高端制造业。

尽管选择不同,但最初的重点是相同的,即寻找新的增长动力。万科董事会主席于良曾表示,不可能找到一个与房地产前景相同的行业,但这并不意味着未来仍然可以依靠吃这顿饭而必须开展新业务。

恒大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它看到的是这个未来发展成数十亿美元市场的潜力。

在危机感的驱使下,住房企业集体加入未知世界的驱动力。但是,至少到目前为止,大多数房地产公司尚未探索特别多元化的业务增长模型。

不管长租公寓,文化和旅游房地产以及商业房地产等大跨度行业可以被视为主要行业的延伸,目前的盈利模式都不受欢迎。

以长租公寓为例,目前领先的住房企业不应出现盈利状况。以目前被列为规模最大的长租公寓之一的龙湖冠宇公寓为例,其管理层在2019年中的业绩发布会上的预期是,到明年它将实现微利。

这是长租公寓的一个很好的例子。《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许多租用长公寓的人那里获悉,即使租金率很高(超过90%),长租公寓也至少可以从投资中获利五年。

尽管尚无具体数据提及万科的新业务水平,但万科总裁朱久生也坦率地说:“万科的新业务回报水平并不令人满意。”到目前为止,这些新业务占物业主业收入或利润的比例不超过公司的10%。

再看跨度巨大的如碧桂园、恒大所投入的机器人、新能源汽车领域,这些领域均是投入大而回报慢的行业。两巨头都雄心万丈,但因投入的时间过短,尚未到回报期,也没有办法直观地看出两者的成色。

反哺主业?

从赚快钱的行业切换至赚慢钱的行业,要求房企有相应的思维模式能够迅速打开场面似乎是不可能的。但依据多元化业务让主业获利,是很快就能够看到效果的。

佳兆业董事局主席郭英成是最坦诚的,他指出,“集团发展多元化业务的初衷是希望能与地产主业形成协同效应,特别是在获取优质土地或者是价格合理的土地这块取得一些互补。”

郭英成举例称,比如在科技产业化这块,因为城市更新里不少的土地不仅做住宅,还要划到别的科技产业,所以这块要借用“外部的力量”。

曾经因为和一家新能源企业合作被传出造车绯闻的雅居乐,在迅速否认造车传闻时也表示是看中其土地资源。接近雅居乐的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雅居乐的特色小镇是重要的业务,和新能源汽车合作也是为了做产业小镇。“我们从来没有要造车,是为了小镇。”

龙头房企之中,碧桂园、恒大也是有从多元化业务中获得对主业的支撑的。碧桂园是在顺德投资数百亿元建机器人小镇,而在此之前,碧桂园依据产城融合所打造的潼湖科技小镇等项目已经初具雏形。通过产业+地产的形式,碧桂园的主业也从中获益颇多。

万科没有像碧桂园、恒大那样大举进军某一产业进行大规模布局,但万科通过合作的方式也能够从多元化产业中得到反哺主业的部分。

曾有了解万科的人士告诉记者,现在拿纯宅地不太可能,地方政府会要求建综合体,建公建配套。这种情况下,万科旗下的商业、教育等板块就是优势。

这种模式之下,房地产商的身份其实更类似于“配套运营商”,做的不再是一锤子买卖,而是要持续不断地为消费者提供有质量的服务。

但无论如何,房企目前在多元化领域的表现,都还没有足够出色的标杆。无论是文旅教育或是科技造车,这都是赚慢钱的领域,房企在其他领域能否做到“领先领跑”,取决于是否有足够的决心和恒心。

(责任编辑:李嘉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