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破局到深耕——香港积极投身新时代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浪潮

军事要闻 阅读(1368)

新华社香港2月19日电:从破局到深耕,33,354香港积极参与粤港澳新时代的海湾建设浪潮

新华社记者王旭展颜

如果把珠江口比作一个巨大的弓,从广州、深圳到香港就像一只竖起的长箭。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的推出就像拉弓搭箭,凝聚了整个地区7000万人的强大力量,射出了无与伦比的开放、协调和创新之箭。

香港是这支长箭的利箭

天:岁月不等人。

早上9: 30,林恒再次登上了去深圳湾的巴士。 作为定居前海的拓荒者,三年来他每周往返香港和深圳三次。

与此同时,单弦正离开西九龙高速火车站 他想见一位重要的银行客户。 作为深圳一家年轻金融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香港仍有一个“支离破碎”的移动支付市场,这要求他尽最大努力。

他们没有现实生活中的交集,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期望:他们期望广东、香港、澳门和大湾地区尽快实施。用单弦的话说,他们“迫不及待地想明天着陆” 在单弦看来,香港是他年轻公司走向世界的磨刀石和最好的跳板。 林恒认为,大湾区是香港为年轻人提供新发展的新机会空

香港迫切需要发展空并需要新的发展动力。

中国内地40多年前开始的改革开放,为香港提供了巨大的产业升级机遇。 在“前店后厂”模式的帮助下,香港已经从制造业转变为生产性服务中心。随着中国内地加入全球资本配置的机遇,香港再次成为仅次于纽约和伦敦的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 正是内地经济的崛起和香港经济功能的不断转变,使香港凭借祖国的经济实力,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核心地区。

然而,与此同时,香港的经济结构越来越巩固,其发展越来越依赖金融等高端服务。 这些行业的全球资源配置特点导致人才来自世界各地,为香港创造的高级职位有限。 因此,香港的就业市场有一个非常矛盾的现象:一方面,失业率极低,近年来约为2.8%;另一方面,大多数工作来自低端和中端行业,如零售业和旅游业。香港青年向上流动的机会较少,收入增长缓慢。

经济结构的固化也导致城市创新的意愿和能力低下。 金融作家吴晓波去香港一所大学讲授创新课程。他惊讶地发现教室里90%以上的学生来自大陆和其他地区。

根据风险投资数据,截至2016年6月,全球共有166家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初创企业,但香港没有。 从研发投资的角度来看,香港2017年的研发支出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0.8%,低于新加坡2014年的2.198%,远低于深圳2016年的4%

香港“一国两制”研究中心研究主任周对此感到特别深刻。 他曾见过香港大学电子工程系的两名毕业生,他们没有发展前景,不得不转而担任保险代理人。 他感到遗憾的是,香港社会的停滞也可以从一个方面来看:多年来,富豪榜基本上是原来的大家庭,自1990年代以来没有白手起家的企业家进入。

香港的高地价和高房价也极大地抑制了香港人的生活空 就置业负担指数而言,香港多年来一直是世界第一。 根据最新数据,香港的房价已达到人均收入的21.5倍,即一般人只有在21年内不吃不喝的情况下,才能购买一间简陋的居所。

在创业空和生活空的双重期望下,《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于2月18日正式发布。这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规划、部署和推动的国家战略。香港的发展翻开了新的篇章。

地理位置:优势互补,手拉手

深河静静流淌,一边是山野,另一边是高楼林立 蓬勃发展的是深圳福田保税区,那里聚集了许多初创企业。

香港科技大学首任校长吴家玮亲身体验了美国旧金山湾区的高科技发展。早在20世纪90年代,他就预计香港将与内地,特别是深圳携手发展高科技。 大海湾地区计划大纲的介绍使他兴奋不已。 在他看来,珠江三角洲地区以其密集的产业集群和完整的产业链而闻名于世。香港还有最高的经济自由和商业环境,以及几所高水平的大学。两者的结合是完美的搭配。这种高度兼容的互补优势具有相当强的全球竞争力。

毕马威会同汇丰银行和香港总商会对700名公司高管进行了一项调查,显示77%的受访者对海湾地区的发展非常有信心,其中最有潜力的领域是技术和创新。

把大湾区建成科技创新中心是规划纲要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中央政府高层设计的推动下,中央部委与港、粤、港、广港之间的科技合作逐步展开。

2018年5月,科技部和财政部宣布了香港大学和科研机构可以直接申请中央金融科技项目的政策。9月,科技部和香港创新科技局签署了《内地与香港关于加强创新科技合作的安排》。11月,中国科学院同意在香港建立两个科技创新平台。

在毗邻香港和深圳的落马洲地区,有一个87公顷由深圳河拉直而成的河套区。 这块沉睡了20年的土地,将通过港深合作建成创新型科技园,成为大湾区科技创新发展的领先平台。

香港金融界也期待大湾区帮助香港达到更高水平。 香港作为内地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窗口,一直在跨境投资中扮演着桥梁角色。 特别是沪深港联系和“债券联系”被认为是过去三年最重要的金融基础设施。 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强子表示,2018年,香港的“沪港通”和“深港通”平均每天卖出360亿港元。随着大湾区计划的实施,外国投资者将更踊跃地借香港进入内地。预计2021年沪深股市的日均成交量将达到800亿至900亿港元。

香港联合交易所已修订其上市规则,以吸引海湾地区的大量科技、生命科学和医疗保健公司。 香港的许多金融机构也把未来增长的希望寄托在海湾地区,在该地区寻找机会。 汇丰银行大湾区计划已经启动,标志着汇丰钱海证券有限公司于2017年12月在钱海开业,成为首家外资银行控股的证券合资企业。

香港交易所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巴曙松表示,未来粤港澳台湾地区的外汇和跨境人民币业务可以将海湾地区作为一个整体,充分利用珠三角和港澳各自的优势,创新更多适合人民币全球配置的市场工具、管理方法和政策设施,从而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这不仅是广东、香港、澳门和海湾地区真正的经济发展需要,也是中国金融对外开放的‘试验场’和‘安全缓冲区’。 ”巴曙松说

人与:齐心协力克服障碍

“自去年以来,在大湾区举行了许多会议和论坛,关心这一问题的人数显着增加。 祖籍广东新会的大陆经济贸易协会会长黄冯冰不止一次解释了大湾区的规划。 更多的时候,黄冯冰也有经验。 他通常先谈大海湾地区的概念,然后谈整体优势,然后谈香港的定位,最后谈企业从中获得的机会。他一层一层地解释它们。每个听的人都称赞他清晰的解释。

黄冯冰对大陆政策的信心来自于他的信心。 2017年7月1日,《深化粤港澳合作 推进大湾区建设框架协议》在香港签署 黄冯冰敏锐地观察到,从行政长官到各级官员,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行动明显加快,并多次到内地与各级政府部门沟通。 在香港,大湾区的话题显然正在升温。

各界人士的讨论越来越具体,核心主题也越来越清晰。 香港各界人士一致认为,粤港澳台大湾区最大的优势在于“一国两制”。坚持“一国”原则,充分利用“两制”是搞好大湾区建设的关键。

挑战在于是否打破“跨境壁垒”,充分利用“两制”的优势

梁崔莹和余强都是香港的“90后”。他们去广州创业。有了“回归者社交网络软件”的想法,他们只用了一个月就从天使之轮获得了1500万元的风险投资。 然而,比融资更难的是跨越两地创业的门槛:作为一名香港居民,但长期居住在内地,梁崔莹在香港注册公司有困难,因此无法作为香港投资者成为新成立公司的股东,最后花了几个月才完成手续。

香港各界人士为解决“跨境壁垒”提出了许多问题 如果有跨境人才税,在海湾地区工作的香港人可否按香港税制征税?跨境专业服务能否降低香港专业服务公司在海湾地区的落地门槛?能否建立更协调的跨境金融监管机构?香港人如何在海湾地区建立工作、生活和医疗等社会保障?对于小微信红包,内地版的香港人不能使用,因为没有内地银行账户,开户需要内地手机号码等。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聂德全表示,特区政府非常重视海湾地区的建设,并成立了由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担任主席的督导委员会。其成员包括3名首席秘书和13名主任,可以说包括了整个政府的所有问责官员。这是前所未有的。 委员会的重要职责是收集和整理各方的意见,并协调和促进这些意见。

他数不清自己跑了多少次到大陆:“毕竟,大海湾地区的所有城市都已经又转过来了。” “我还与中央政府各部委举行了多次会谈,我对中央政府在过去一年中采取的许多便利措施了如指掌。

他特别强调,“一国两制”方针下的大湾区建设是史无前例的。它需要创新思维以及政策和机制上的突破。

Ark还认为,粤港澳台湾区的规划不是“静态的”,而是“动态的” 大海湾地区的规划更像一个平台。总的方向是确定的,可以解决的问题是确定的,每个人都可以把新的问题放在上面并不断地解决它们。 计划的制定不是一劳永逸的,更不用说一夜之间了。这本身就是一个不断改革和创新的过程。

一个国家、两种制度、三个关税区和三种货币。广东、香港、澳门和海湾地区要实现人才、资金和商品的无缝对接和充分交流是不容易的,这是前所未有的。 只有在群众的共同努力下,我们才能继续探索和实践。

直到退潮时堤岸变宽,没有风吹动我孤独的风帆 面对内地的经济崛起和科技爆炸,香港人正大步迈向民族复兴的伟大征程。越来越多的香港人期望融入国家发展的大局,赶上国家发展的快速步伐,为香港和自己开辟更广阔的发展空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