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天能源频繁易主为哪般?

科技要闻 阅读(1965)
?

中天能源的频繁更改是什么?

延长后,长春中天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天能源”)于7月30日终于回复上海证券交易所。调查主要是一次投票权委托:7月15日,中天能源原创控股股东青岛中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天资产”)及原真实控制人邓天洲及铜陵国后天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铜陵国后”)取消投票权委托协议并与森宇化工油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森宇化工”)《表决权委托协议》签订,中天资产,邓天洲将持有与公司股份相对应的全部投票权。委托森宇化学。

据记者了解,中天资产和邓天洲以及铜陵国厚今年3月刚刚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仅仅四个月后,双方“一枪两散”,中天能源立即“嫁给”森宇化学。消息一出,上海证券交易所就森宇化工的基本情况,获得控制权和主要考虑因素询问了中天能源。

在短短四个月内更换主人两次

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天能源目前总资产149.15亿元,净资产39.59亿元,负债总额92.56亿元,现值市值约38亿元。

近年来,中天能源在日常运营和发展中遇到了困难。该公司的股权已被封存并冻结多轮,资金流动已经破裂,债务危机已经出现。

8月2日,中天能源宣布中天资产持有的所有股份均等待冻结。中天资产为中天能源的控股股东,持有本公司16.04%的股份。与此同时,中天能源披露,截至7月30日,中天资产和邓天洲,黄博的债务总额为33.9亿元,其中,股权质押债务为15.1亿元,桥梁债务为6.7亿元。元。债务为12.1亿元,均已逾期。

今年3月,中天资产与邓天舟与铜陵国后签订了合同《表决权委托协议》。前者委托铜陵国后行使中天能源相应的所有投票权。然而,四个月后,中天资产和邓天洲随后铜陵国厚解除了协议,并与森宇化学《表决权委托协议》签订协议,将中天能源的实际控制权转让给森宇化学的实际控制人。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森宇化学接受中天能源?对此,中天能源没有解释铜陵国后退出的具体原因。记者也没有回复铜陵国侯。

《中国经营报》据报道,据铜陵国后的内部人士透露,公司退出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中天能源的隐性债务问题。 “该公司发现它(中天能源)对违规行为有多项外部担保,未通过股东大会。”

对于森宇化学的进入,中天能源表示,森宇化工及该受托管理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主要依据上市公司的长期战略价值和自身的产业投资需求,并愿意委托管理公司零价格。收取任何费用。

中天能源还表示,森宇化工可以利用自身资金和资源优势,在公司平台的基础上有效整合双方资源,优化公司业务结构,提升公司资产质量,提升公司价值,维护公司资产。稳定性。

根据答复,森宇化学成立于2019年6月18日,注册资金5亿元。其中,上海吉凡冠宏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投资2.45亿元;森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森田投资”)投资2.55亿元,持有森宇化学51%股权,持有公司股东。截至目前,森宇化学尚未开展实际业务。

森宇化学能否将中天能源用于水和火中

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查询函明确要求中天能源披露“森宇化工未来发展和解决公司债务危机,违规担保,账户冻结,诉讼,子公司破产,重大投资项目,变更或终止风险和筹款。无论是否已进行相关的尽职调查,以及是否有解决相关问题的计划,安排和时间表,都无法回归。“作为回应,中天能源仅表示森和化学已对其进行了初步尽职调查。以上情况。对当前公司的两难困境有一定的了解。

据悉,为了帮助中天能源有效缓解上述问题,森宇化工提供的贷款总额不超过1.5亿元。贷款期限为6个月,资本占用年费率为8%。贷款主要用于公司的日常生产。 Senyu Chemical批准的经营和其他用途。截至7月30日,森宇化工向中天能源提供了6750万元的贷款。

此外,森宇化工还与中天能源的主要金融债权人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行(以下简称“青岛建设银行”)和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分行(以下简称)进行了充分合作。作为“青岛银行”)。通讯。

根据青岛建兴与中国青岛银行的合资企业,青岛建设银行和中国青岛银行明确表示,森宇化工通过委托投票权获得了中天能源的肯定和支持态度,并接管了上市公司。

除上述借款和债权人沟通外,森宇化工尚未就解决中天能源上述问题与有关方面形成具体计划或安排,且没有具体时间表。

由于森宇化学成立及实际业务的时间较短,详细的股权变动书披露了其控股股东森田投资过去三年的财务状况。 2016 - 2018年,森田投资的总资产分别为1.01亿元,1.16亿元和8800万元;净资产-1292万元,-万元,2461.05万元;营业收入分别为166,700元,0元,0元,净利润-2,186,900元,-2,162,300元和2,969,41,000元。截至2018年底,森田的资产负债率为72.18%。

股权变动的详细说明还披露了森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中国森田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森集团”)的财务状况。 2016 - 2018年,森田集团总资产2.92亿元,537.8亿元,543.45亿元;净资产为-102万元,121.37亿元,121.99亿元;营业收入为6868.9万元,165.15亿元。人民币187.66亿元,净利润-859.654万元,-58,831万元和1.9亿元。截至2018年底,森田集团的资产负债率为77.55%。

森宇化学可以解决中天能源面临的危机吗?

记者多次采访了森宇化学,但是在电话接通后,另一方立即绞死了。中天能源秘书处告诉记者,目前尚不清楚森宇化学将如何向中天能源提供经济援助。 “秘书长办公室不知道这些事情,所以我不得不问财务部。”

还有其他未公开的违规行为会引起注意吗?

无论是铜陵国后还是森宇化工,中天能源都不是第一次“自救”。

2018年6月,中天能源表示正与新集华(北京)应急救援科技有限公司进行全面战略合作,可能涉及控制权的变更。同年9月,中天能源再次表示,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与湖南湘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头控股”)签订了《<关于债权行使相关事宜的函>的回复》,前者打算持有其持有的公司的所有股份。它通过转让协议转让给后者,而后者则为前者提供融资。但事后不久就公布了这两件事。

在此次调查中,上海证券交易所还特别强调“邀请公司和律师表明除披露内容外是否还有其他违规担保或资金”。并说,如果你不能评论,解释为什么你不能发表评论。

中天能源回复说,经过公司的自查,除了披露内容外,没有其他违规担保或资本占用。

律师有不同的答案。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大成律师事务所”)表示,已核实中天能源及其重要子公司的银行信用报告,表明该报告未显示关联方资金借贷,法人和合并范围。声明。该公司有保证。此外,中天能源,邓天洲,黄波就披露之外的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问题作了书面解释。

但是,由于以下原因,截至7月29日,大成律师事务所未对中天能源是否有任何其他违规担保或资本占用情况进行评论。

首先,中天能源未对2019年1月至6月的财务报表进行审计,无法确认资本流动和资产负债率等重要财务数据;

其次,中天能源聘请的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对2018年财务报告有所保留的审计报告;

第三,担保合同不受注册,备案或公示的法定入境要求的约束。如果民事实体之间签订的担保合同未向第三方披露,则无法确定。此外,上海证券交易所还发布了中天能源控股子公司对外事务调查函,要求公司律师逐一查询和评论询价项目。截至8月2日,中能能源律师未发表法律意见书。

这是中天能源去年发布的第四次“婚姻”。 “婚姻”的未来发展如何?我们的记者将继续关注。